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首批進駐6省市2央企 5年一次例行督察被寫入“黨內法規”

箭在弦上,必定得發。7月8日,中央生態環保督察辦公室宣布,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以下簡稱第二輪督察)首批督察將于近日啟動。目前已組建8個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將對上海、福建、海南、重慶、甘肅、青海等6個省(市)和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2家中央企業開展督察進駐工作。

?

?

第二輪過后還有沒有第三輪、第四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到底是一陣風還是連續劇?隨著第二輪督察即將啟動,這樣的話題重回輿論。對此,中央生態環保督察辦公室(以下簡稱督察辦)明確告訴記者,根據近期中辦、國辦印發實施的《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以下簡稱《規定》)要求,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每五年就要進行一次。

?

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指出,作為黨內法規,《規定》具有很強的紀律剛性。國家環境咨詢委員會委員、天津大學法學院院長孫佑海教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黨內法規嚴于國家法律,“一些黨政干部的決策行為如果對生態環保不利,在法律層面可能并不違法,但依據黨內法規可能就會受到處分”。

?

“第二輪督察既要查生態環境違法違規問題,又要查違規決策者和監管不力者;既要查不作為、慢作為,還要查亂作為和濫作為。敢于動真碰硬,不怕得罪人,不做‘稻草人’。”在翟青看來,《規定》發布實施后,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在這些方面將更加硬氣。

?

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是一陣風么?

每5年一次例行督察寫入“黨內法規”。

?

?

中央環保督察始于2015年12月對河北省的試點督察。從2016年到2018年,中央環保督察 (后更名為中央生態環保督察) 完成了對31個省 (區、市) 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第一輪督察全覆蓋,并對20個省 (區) 開展“回頭看”。

  

第一輪督察及“回頭看”共推動解決群眾身邊的生態環境問題約15萬個;立案處罰4萬多家,罰款24.6億元;立案偵查2303件,行政和刑事拘留2264人。第一輪督察及“回頭看”共移交責任追究問題509個,4218名干部被問責,其中包括多名省部級領導干部。

?

更值得肯定的是,環境質量的改善幅度有些方面超出了公眾的預期。在今年世界環境日期間發布的我國首份空氣質量改善報告提到,2013年以來,多項大氣污染物濃度實現了大幅下降。其中,首批實施《環境空氣質量標準》(GB3095—2012)的74個城市,細顆粒物(PM2.5)平均濃度下降42%,二氧化硫(SO2)平均濃度下降68%;北京市PM2.5濃度大幅下降,從89.5微克/立方米下降到51微克/立方米,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數從58天減少到15天。
  

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獲得了公眾的一致點贊。與此同時,公眾也擔心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會不會是一陣風。
  

《規定》的發布實施徹底打消了公眾的疑慮。根據《規定》:“原則上在每屆黨的中央委員會任期內,應當對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和政府,國務院有關部門以及有關中央企業開展例行督察,并根據需要對督察整改情況實施‘回頭看’;針對突出生態環境問題,視情組織開展專項督察。”督察辦指出,這實際上明確了中央生態環保督察每5年就要開展一次,常態化被寫入黨內法規。
  

“例行督察的提法明確了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的制度化和法治化,向外界表明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不是運動式的治理,更不是一陣風,而是常態化。”孫佑海告訴記者,例行督察設置在每屆中央委員會的任期內,針對各省部級單位進行督察;對央企而言,督察會更多地關注其污染防治主體責任及新發展理念、推動高質量發展的落實情況;對部門而言,會更多地關注其在規章、政策、規劃、標準等制定過程中,是否統籌了經濟發展和生態環保的關系。

?

督察啟動前發布“黨內法規”傳遞哪些信號?

強化督察權威,展示中央生態環境保護決心。

?

?

據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介紹,《規定》是生態環境系統極為重要,發揮關鍵作用的黨內法規。
  

“按照《中國共產黨黨內法規制定條例》第二條規定:黨內法規是黨的中央組織以及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央各部門和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制定的規范黨組織的工作、活動和黨員行為的黨內規章制度的總稱。”孫佑海說,我國法律法規的制定一般都源于黨的政策。“法律是對全體公民的要求,黨內法規是對全體黨員的要求,而且其很多地方比法律的要求更加嚴格”。
  

翟青則指出,《規定》作為黨內法規,對被督察對象以及督察組和督察人員都具有很強的紀律剛性。他說,對于所有參與生態環保督察工作的同志而言,《規定》都是不可觸碰的紅線和底線。
  

在第二輪督察前發布實施《規定》,在孫佑海看來,其中所傳遞出的信號不容忽視。他告訴記者,《規定》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強化生態環保督察權威,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的堅定意志和堅強決心。
  

對于《規定》提出的成立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工作領導小組,負責組織協調推動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工作,孫佑海認為,由黨內法規來規定黨中央、國務院組織的督察工作程序,對于落實黨政領導干部生態文明建設責任,落實黨政同責、一崗雙責,更加科學合理,更加具有正當性。
  

“《規定》一方面將黨的部門如中央辦公廳、中央組織部、中央宣傳部納入督察工作的組成部門,一方面將國家發改委等原屬督察組成部門的國家行政部門轉變成了被督察的對象,并納入了如國務院辦公廳、司法部、生態環境部、審計署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等具有法制、監督職權的國家機關。”孫佑海說,這兩個方面的改革更加有利于督察組成部門形成合力,共同對各部門、各地區的生態環保工作開展有力的督察。

?

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重點查什么?

群眾身邊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抓住了就不松手。

?

?

按照《規定》要求,每五年就要進行一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這就表明,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特別是《規定》所提出的例行督察不是運動式的治理,而是一種常態化的監督模式。

  

“地方黨委和政府始終要有頭頂懸劍的危機感,時刻高度重視轄區內生態環境問題的解決。當然這只是生態環保督察例行化、常態化的初步目的,即通過制度建設,倒逼地方政府不能放松警惕,不可放縱污染。”孫佑海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的結果也必將影響到各部門各地方領導干部的政績考核評價,同時,還將不斷地倒逼地方進行經濟轉型,“一大批污染重、能耗高、排放多、技術水平低的‘散亂污’企業‘躲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必將隨著不斷的督察整改而逐漸被淘汰,而新的綠色產業和清潔企業將獲得更大的生存空間。”孫佑海說,5年一輪的周期設計是符合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工作的實際需要的。

  

在第一輪督察“回頭看”中,,對于母親河練江,汕頭市治污不見實效,市委、政府主要負責同志被中央環保督察組建議住到“臭水邊”;在“回頭看”中,央企國家電投集團內蒙古霍林河露天煤業公司在科爾沁草原上長期露天開采煤炭,生態治理修復不到位被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公開點名批評。不僅如此,“回頭看”過程中,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共曝光了125個典型案例。可以說,每個案例背后都有觸目驚心的污染及生態破壞問題,都有地方黨委政府不作為亂作為甚至濫作為問題。

  

《規定》發布實施后,第二輪督察將重點查什么?對此,翟青指出,《規定》實施后,第二輪督察將不斷推動解決人民群眾身邊突出的生態環境問題。“2016年左右,某地的一個區縣為了數據好看,把蒸饅頭的店統統關掉了。”對于如此典型的“一刀切”問題,《規定》明令禁止。翟青指出,在第二輪督察中一旦發現“一刀切”問題將嚴懲不貸。同時,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將始終保持“釘釘子”的精神,抓住問題,不解決問題絕不松手。

  

翟青強調,《規定》實施后,無論督察對象和內容怎么變化,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的初心和使命都不會變。他說:“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

观看a v2色情77